华为讲座复旦大学站互动提问

提问1
Q: 华为有一个我们觉得非常羡慕或者惊奇的地方,就是它可以长期的保持艰苦奋斗,当很多企业奋斗到一定阶段,一旦上市或者财富自由以后,很多人基本上就不会再奋斗了,或者很容易安逸了。华为在他这么长的时间历史上,有这么多财富自由的人还在长期的奋斗。我们自己用一些员工,这些90后或者是00后,没有任何的价值观的问题,只是说他们的追求跟你艰苦奋斗的追求是不一样的追求,那怎么样让年轻人也有这样的奋斗精神,这两类人我觉得是特别难激励。所以从您观点来看,这两类人或者整个华为是怎么做到把这些人都管得这么去奋斗或者长期艰苦奋斗的这样一个环境。谢谢!
黄教授:华为对于90后、00后的这些员工,一个基本观点是一代胜一代,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历史规律,一定是一代胜一代。但是华为形成的文化,形成的这一套政策,以及这套运作方式,在华为内部是主流,不会因为大量的90后或者00后进来以后这个文化氛围发生根本的变化,被彻底稀释了,不会的。华为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就是引用荀子的那句话,叫“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实际上就是一个谁改造谁,谁影响谁的问题。华为所建立的这套体系、这套激励体系、这套考核体系、这套评价体系、这套分配体系、这套人力资源流动的战略性的管理体系,它就可以形成这样的一种态势,一种氛围,使得即使90后,即使一些非常优秀的人才进来以后,他面临这样的选择,他要不就是遵从这个体系,融入这个体系,那你就可以快速成长。要不就是拒绝这个体系,那你可能会被这这个体系的高速运转边缘化。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华为财经系统最近三年从英国、美国的顶尖大学,像美国的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英国的像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牛津、剑桥大学等等,已经招了几百个优秀的毕业生,有MBA,有博士。光2016年一年就从这个学校的圈里招了314人,这么大量的受到西方系统的教育和训练的高素质人才进来,但是我们看到华为财经队伍的文化并没有因此被稀释。相反,这些来自英美的名牌大学毕业生,许多人主动要求去非洲,而且在那边干得很好,心态很稳定。华为最近出版了一本书叫做《黄沙百战穿金甲》,就是专门讲的财经体系员工奋斗的故事。这些都是经历过战乱国家、艰苦的国家以及汇困的国家,在其中融资,在其中规避汇率风险,在其中解决超期的库存,超长的应收账款回收等困难和挑战的财经员工们的一些亲身感受和体会。书中提到一名员工,任总几年前在非洲一线代表处视察时就见过这个人,他曾经在刚果代表处做融资主管,毕业于法国高等商科,他的同学许多都在一些法国和欧洲的大企业中进入高管的层次了。
任总发现这个员工从法国来的,在刚果这里干得很安心,就问他为什么?说你为什么到华为来,为什么还到刚果这些艰苦的地区来,还要继续干下去,为什么?他说我在法国算什么?一介草民。但是我在这里除了华为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待遇和工作条件以外,我还可以见总统,可以见部长,可以见总理。他说这个人生机会太难得了,我想这个讲得也是很现实的。
他现在在英国做风险控制,在华为FCC设在英国伦敦的风险控制机构工作,他在那边操作华为的发债工作,他经常接触的都是汇丰银行等这些国际上的大银行的高管和高级专家,感觉非常好。华为这个平台给他提供了这个机会,因为华为已经走到世界的前列了。所以我觉得也恰恰是这样的机会,是对可能在座的同学最具有吸引力的,你们有这个资格,你们有这个潜质,胜任这样的工作。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人要实现人生的目标,不奋斗行吗?哪个科学家是每周工作40个小时出来的?没有。哪个文学家、哪个企业家是每周工作40个小时,按部就班早九晚五出来的,不可能的。他们除了身体的奋斗以外,更多的还是思想上的艰苦奋斗。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只要你有远大的目标,你这一生一定是在奋斗中度过的,你最大的乐趣是在奋斗中,以及在奋斗所取得的成就中获得的。

观众对黄卫伟教授的回答表示赞同
提问2
Q:您虽然说总体上不主张大学生创业,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这个问题。如果大学生创业的话,现在信息技术已经比较完善了,互联网这一部分已经是比较好了。第三次科技革命所带来的影响力是在逐步下降的,那我们现在大学生的创业是否还能出现像当年华为、百度、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大企业,在某一个领域集中出现一大批企业,是否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呢?
黄教授:这样的机会可能不多了。因为现代高科技企业,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企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赢家通吃。大树底下小草已经长不起来了。当然你说进入新的领域,当然是很好的。但你觉得你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别人也一定早就想到了。所以我还是建议你能够在复旦这么好的条件下,把你的基础打牢固,只要基础打牢固,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变,你的适应力一定是更强的。但是如果你的基础不牢固,你只是有一些idea,有一些满脑子的一些新奇的想法,好像是在创新,其实我刚才不是说了,If it’s a good idea, it‘s too late,别人也一定早就想到了。但是真正能做到才是最关键的,所以还是希望你打好基础。

提问3
Q:老师,我之前读过华为的《以奋斗者为本》,对里面的有一点感触比较深:价值评价解决的是公正问题,价值分配解决的是公平问题,你们认为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一切就迎刃而解了。我想听一下您对这句话的解释,谢谢!
黄教授:人力资源管理在我的观点来看,从华为的实践来看,实际上核心的问题是解决公正和公平的问题。
分配的绝对数量的多少还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关键是能不能对员工的贡献做出公正的评价,在一个企业内部给出公平的待遇或分配,这是最关键的。这方面我想举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例子来说明。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时国家教委第一次批准6所重点大学试办商学院和MBA教育,其中北京是北大、清华、人大,上海是复旦和交大,还有西安交大六所大学。我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成立的时候,当时的第一任院长就召集我们一些骨干教师来讨论学院的愿景和战略。
关于学院的愿景,大家比较一致的意见是要把人大商学院办成中国的哈佛商学院,大家能有这种雄心壮志非常可嘉。但是怎么办成中国的哈佛商学院呢?就拿哈佛商学院的物质条件来比,那差远了,没有钱怎么办商学院啊?一定是要有雄厚的财力的。至于讲到教师的待遇也好、教学与研究的物质条件那就更差了,差距就更大了,那么,实现伟大的愿景靠什么?
当时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就引用了日本本田宗一郎关于本田使命的一个定义,通俗叫法叫做“三喜欢原则”:让干的人喜欢,让卖的人喜欢,让用的人喜欢。在本田宗一郎看来,只要我们能让这三种人更喜欢,不愁办不成世界级的企业。
具体到我们学院来说,就是要让教的人喜欢,要让学的人喜欢,要让用人单位喜欢,也是三喜欢。
怎么让教的人喜欢呢?在当时的条件下,靠提高教师的薪酬是不现实的,关键是从评价入手。
首先要让大家心情舒畅,就是要有一个公正的评价,要对每个教师对商学院的贡献,对学生的贡献,谁作出的贡献更大,哪种方式的贡献更大,能够给出一个公正的评价,这是最重要的。
只有评价是公正的,大家心情舒畅了,教师的心情舒畅了,就会在教学科研上加大投入,这样就会带来学生的喜欢,学生学到了真正的知识和技能,那么到了社会上就业以后,企业也会很喜欢,用人单位也会很喜欢,这样形成良性循环。
提问环节结束后,由复旦大学学生代表郑力嘉同学赠予黄卫伟教授复旦大学纪念品。

黄卫伟教授激情、生动、幽默的演讲不时惹得全场大笑,同学们也听得非常激动、深受鼓舞、更是受益匪浅。
华为助力莘莘学子未来成功路
三十年来,华为公司从一张白纸成长为世界级高科技公司,已然是中国创新企业的标杆企业。有人说,华为公司的成功不仅源于创新,更是来自于创新的动力和管理。这个过程根植于价值观的驱动,公司愿景和卓有成效的领导力。
黄教授真诚、细致的讲座交流,不仅让现场的所有观众收获满满,同学们更感受到穿透到人性的普适价值,对每个人自身的追求、成长、实现人生目标都有实实在在的帮助。
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的理念,是莘莘学子们今后的“亮剑”。今天,复旦大学的同学们受益匪浅;未来,以梦为马,不负昭华!相信他们一定能在人生的“战场”中笑傲群雄!

黄卫伟教授与参会嘉宾和学生们合影留念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